时辞

(柱斑) 我生病了

极度OOC预警!听了老师口述的故事有感而发(老师就是不说文名),且没有文笔

---被这样的爱与信任包围,才能真正学会爱一个人吧。

柱间熊和斑小虎是一对好朋友。

 

当年斑在打遍天下无敌手无奈扩张领土时遇到了他天定羁绊(也就是柱间),从此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,提前过上养老生活。躺着摇椅看夕阳,采菇舔蜜梦星河,好不快哉!

 

 森林里的新鲜事总是在层出不穷,隔壁山谷来的鸣人狐对小祖宗佐助虎的屁股上下其手,卡卡猫老师住的房子总是鬼影重重,今天哪棵树又结了新果子,后天天气会不会放晴,或是晚上出了红月亮......小动物们总是叽叽喳喳地团成一圈争论不休。但柱间现在并不关心这些。他有自己的大事要处理。

 

 

斑生了病,已经窝在家好几天没出来了。柱间打算去看看他。森林东边斑最爱的豆皮寿司,西边最甜的野果,顺走几罐家中最好的蜂蜜,柱间兴奋极了,又采了一大束花,闭眼轻嗅,仿佛连指尖都跳跃着芬芳,连尾巴和屁股被露水沾湿都没注意到。斑看到这些会不会好一些呢?他忍不住想,他的病怎么样了?真想早些见到斑斑呀!

 

 

春日和煦的阳光微醺,如丝如缕浸没整片森林。

 

 

柱间带着大包小包冲进斑的家,看着在床上窝着的一团,他心疼极了。斑何等骄傲的一个人,竟被病痛折磨得如此失态!作为朋友,我居然没有早做防范,真是太不应该了!我一定要好好照顾斑,让斑早些好起来!他一边暗下决心,一边忍不住眼泪汪汪的扑到斑的床边,双手紧握着斑落在外边的手,“斑斑你怎么样了?哪里不舒服?渴了吗?饿了吗我带了豆皮寿司呢我好想你啊斑斑!”斑忍了又忍还是按下提起拳头的冲动,坐了起来,有些虚弱地哑着声道:“...柱间你来了。我真的难受极了,感觉骨头都要碎掉了......”“让我来照顾你吧斑斑!你病得这样重,得去医院才行啊!”柱间正声道。

他刚起身,就听见斑哎呦一声,“柱间,我肩疼得受不了,你帮我按按吧。”柱间听着心中一阵火热,斑是多么信任我!于是又坐下为斑的肩轻轻按压,隔着布料还能感受到那细腻嫩滑的质感。斑的病这样严重,得赶紧看医生才行!手上不停,又听见斑道“我又饿了,柱间,我的豆皮寿司在哪?”柱间不疑有二,端出还温热的寿司,又调了蜂蜜水,继续他的按摩大业,欣慰地看着斑嚼着寿司。

 

 

柱间心中的担忧还在泛滥,又轻声说:“斑斑,你的病这么重,我们赶紧去医院吧!”斑终于咽下最后一块豆皮寿司,“可是柱间,我的腿疼极了,实在走不动了,你背我吧。”柱间又忍不住眼泪汪汪,斑平时行事一向干脆利落风风火火,如今竟被病痛折磨至此!“不斑斑还是我抱着你吧,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的!”斑的嘴角抽了抽,还是一副虚弱的样子,答应了柱间的特殊照顾。

 

 

终于到了医院看了病,医生扶着镜框反复看了好几遍报告,还是朗声说明,斑的病是因为身上的一条花纹长错了位。柱间还是小心地等斑完全康复,才一起离开。

 

 

已经是傍晚了,晚霞漫天,朦胧绮丽。风伴着远处山丘的青草芳香拂面而过,柱间笑容满面,朗声说道:“斑斑,明天我也会生病哦!”斑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柔的笑意,“啊,那明天我来照顾你吧。”“原来才一天吗?”“那你要多久?”“一辈子......可以吗?”

 

 

耳边尽是喧嚣的风声,而后又是渐占上风的心鼓。咚,咚,咚.......

 

“好啊。”眼前的他又露出清丽的笑。

   

 

 

 

性转案山子嘿嘿!带卡头像之一
果然还是不会画画吧emmmm

眼中的他

 

像素渣emmm每天都是73嘿嘿嘿

最喜欢可爱的鸣佐啦!希望有画出万分之一的可爱嘿嘿:-D
双性转!
雷者慎点哦!
But好像忘画了什么emmmm

摸了个蓝孩子